<u id="6wiro"></u>

<u id="6wiro"><sub id="6wiro"></sub></u>

<u id="6wiro"><sub id="6wiro"></sub></u>

搶注小說名還想1800萬賣給中文在線,二審被認定惡意攀附知名度

導讀

將小說作品名稱作為在先權利保護的前提是該小說作品名稱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能夠影射到特定的商品或服務。而小說作品名稱與小說作品之間的指向關系的強弱,直接關系到在先權力是否成立。本案一審中,中文在線公司據以主張的網絡小說名稱為“巫頌”,但其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以“巫頌”為名的網絡小說作品已經具備一定知名度,進而無法證明小說作品名稱“巫頌”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并且該知名度已經超出小說作品本身,覆蓋到特定商品或服務。因此一審中,中文在線公司關于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規定的主張缺乏依據,法院不予支持。但在二審中,結合證據12大神時代公司意圖將訴爭商標以1800萬元高價轉讓給中文在線公司的微信截圖等證據,法院認定大神時代公司申請注冊訴爭商標具有攀附小說《巫頌》作品名稱知名度的主觀惡意。

裁判文書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20)京行終7664號

當事人

上訴人(原審原告):中文在線數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東城區。

法定代表人:童之磊,董事長兼總裁。

委托訴訟代理人:戚海峰,男,中文在線數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員工,住北京市西城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田龍,北京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知識產權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

法定代表人:申長雨,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暢,國家知識產權局審查員。

原審第三人:四川大神時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高新區。

法定代表人:倪天波,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曉霞,北京市高通(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

審理經過

上訴人中文在線數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文在線公司)因商標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糾紛一案,不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20)京73行初4733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20年12月16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2021年2月7日,中文在線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戚海峰、田龍,四川大神時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大神時代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曉霞接受本院詢問。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查明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查明:

一、訴爭商標

1.注冊人:大神時代公司。

2.注冊號:26864967。

3.申請日期:2017年10月13日。

4.專用期限至:2028年9月27日。

5.標志:

6.核定使用服務(第41類):電視文娛節目、戲劇制作、攝影等。

二、被訴裁定:商評字[2020]第23044號《關于第26864967號“巫頌”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

該裁定認定:訴爭商標的注冊未違反2013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簡稱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第四十四條的規定,訴爭商標予以維持。

三、其他事實

中文在線公司在行政程序中提交了以下證據:

1.“17k小說網”的介紹;

2.新浪網于2012年對“17k小說網”的報道;

3.《中國網絡文學市場年度綜合報告2016》;

4.《巫頌》小說首頁及第一章頁面截圖;

5.“巫頌吧”首頁截圖;

6.百度、必應、360網站關于“巫頌”的搜索結果;

7.17k手機客戶端截圖;

8.大神時代公司的企業信用信息;

9.“大神游戲”平臺介紹截圖;

10.大神時代公司創作的部分游戲及其對應的網絡小說信息。

大神時代公司在行政程序提交了以下主要證據:

1.大神時代公司與關乃昕簽訂的代理合同、勞務合同及創作合同;

2.《薩巫頌》作者的介紹;

3.中文在線公司申請注冊的商標列表。

中文在線公司在訴訟程序中提交了以下主要證據(序號續前):

11.《現代漢語詞典》關于“巫”字的詞條頁復印件;

12.《巫頌》作品授權協議、出版合同;

13.國家圖書館網站關于“薩巫頌”和“巫頌”的檢索頁面截圖;

14.中國作家網、中國作家協會網站等關于作者“血紅(本名劉煒)”的介紹;

15.翻閱小說、QQ閱讀等手機客戶端、媒體關于《巫頌》的報道。

一審法院認為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

根據各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本案的爭議焦點為訴爭商標的注冊是否違反了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規定。中文在線公司主張根據網頁搜索、百科詞條的結果,訴爭商標“巫頌”與中文在線公司簽約作者“血紅(本名劉煒)”創作的網絡小說《巫頌》名稱之間,在相關公眾中存在指向關系,訴爭商標的注冊損害了中文在線公司的在先商品化權益。

關于中文在線公司所稱的“商品化權益”并非我國現行法律所明確規定的民事權利或法定民事權益類型,但當作品名稱、作品角色名稱因具有一定知名度而不再單純局限于作品本身,與特定商品或服務的商業主體或商業行為相結合,相關公眾基于對作品或作品角色名稱的認知和情感,對與其結合的商品或服務產生移情作用,使權利人據此獲得作品發行以外的商業價值與交易機會時,則該作品名稱或作品中的角色名稱可構成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指的“在先權利”。

可見,將小說作品名稱作為在先權利保護的前提是該小說作品名稱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成為了小說作品的特征性指代標記,并不再單純局限于小說作品的一個組成部分,能夠影射到特定的商品或服務。而小說作品名稱與小說作品之間的指向關系的強弱,與小說作品本身知名度及影響力的大小密切相關。

本案中,中文在線公司據以主張的網絡小說名稱為“巫頌”,但其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以“巫頌”為名的網絡小說作品已經具備一定知名度,進而無法證明小說作品名稱“巫頌”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并且該知名度已經超出小說作品本身,覆蓋到特定商品或服務。因此即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的注冊不當利用了中文在線公司基于作品名稱而享有的商業信譽,進而擠占中文在線公司應享有的市場優勢地位和交易機會。因此,中文在線公司關于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規定的主張缺乏依據,不予支持。

一審裁判結果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依照《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中文在線公司的訴訟請求。

上訴人(原審原告)訴稱

中文在線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和被訴裁定,判令國家知識產權局重新作出裁定。

其主要上訴理由是:

一、中文在線公司擁有小說《巫頌》著作權,該作品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具有很高知名度和影響力,可以形成商品化權益,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不當利用了中文在線公司基于小說《巫頌》作品名稱而享有的商業信譽,違反了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指的“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規定。

二、大神時代公司在原審判決作出后即向中文在線公司發出《停止商標侵權通知書》,要求中文在線公司停止提供小說《巫頌》作品,對中文在線公司及其名下平臺的商業運營造成嚴重干擾,具有極其強烈的主觀惡意。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訴稱

國家知識產權局和大神時代公司服從原審判決。

二審法院查明

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查明事實屬實,且有訴爭商標檔案、注冊商標無效宣告申請書、被訴裁定、各方當事人在商標評審階段和原審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材料及當事人陳述等證據在案佐證,本院對此予以確認。

二審訴訟中,中文在線補充提交了以下主要證據(序號續前):

16.小說《巫頌》實體書扉頁復印件,該書分上下兩冊,由中國畫報出版社于2009年1月出版,作者為血紅。

17.百度百科關于17K小說網的介紹及該網站ICP/IP地址/域名把信息備案查詢的網頁打印件,顯示網站經營者為中文在線公司。

18.關于“劉煒”的上海市嘉定區人大代表信息查詢網頁打印件。

19.(2020)京東方內民證字第8592號公證書,顯示2009年至2010年,中國作家網、人民網、中國新聞網、《江南晚報》等媒體對于作家劉煒(筆名血紅)的介紹、訪談及報道以及中國作家網、等網站關于小說《巫頌》的報道;2010年至2017年,中國作家網、人民網關于劉煒及小說《巫頌》的介紹及報道等。

20.國家圖書館文獻檢索報告,顯示2009年至2017年間報紙、期刊10篇,其中部分提及小說《巫頌》。

21.大神時代公司向中文在線公司發送的停止商標侵權通知書、大神時代公司委托書、微信聊天截圖網頁打印件等,用以證明大神時代公司意圖將“巫頌”商標以1800萬元價格出售給中文在線公司。

22.2016年7月至2017年9月,中文在線公司分別與網易、搜狐、愛奇藝、百度、咪咕閱讀、天翼閱讀等平臺,就小說《巫頌》的網絡傳播簽訂的合作協議及平臺小說截圖網頁打印件。

23.2015年4月至2017年5月,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就侵害小說《巫頌》信息網絡傳播權作出的民事判決書、民事裁定書。

以上事實,有網頁打印件、公證書、判決書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二審法院認為

本院認為,鑒于訴爭商標系2019年商標法修改決定施行前已經獲準注冊的商標,根據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本案實體問題的審理應適用2013年商標法。

根據各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本案二審焦點問題為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是否屬于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損害他人在先權利”的情形。鑒于各方當事人對于原審判決及被訴裁定中的其他認定不持異議,本院經審查予以確認。

根據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對于著作權保護期限內的作品,如果作品名稱、作品中的角色名稱等具有較高知名度,將其作為商標使用在相關商品上容易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其經過權利人的許可或者與權利人存在特定聯系,當事人以此主張構成在先權益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p>

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在先權利”,包括當事人在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享有的民事權利或者其他應予保護的合法權益。作品名稱由于構成簡單,通常不具備著作權法意義上作品所需要的獨創性。根據上述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作品名稱可以作為商標法在先權益予以保護,并非基于該作品著作權人的在先著作權,而系出于打擊惡意搶注、維護商標注冊管理秩序的商標法立法目的的實現。

在具體案件中,將作品名稱作為在先權益保護的認定至少需要滿足以下四個條件,一是訴爭商標申請日前,該作品處于著作權保護期;二是訴爭商標申請日前,該作品名稱具有較高的知名度;三是相關公眾易于將使用該作品名稱的商品或者服務與該作品的著作權人聯系在一起,容易認定該商標的申請注冊已經過作品的著作權人許可或者該商標與著作權人之間存在特定聯系;四是訴爭商標申請人主觀上存在惡意。

本案中,第一,根據中文在線公司在行政階段提交的證據4小說《巫頌》網絡連載首頁截圖及二審訴訟階段提交的證據1實體書扉頁復印件顯示,該小說于2009年1月出版,2009年2月結束網絡連載,小說《巫頌》處于著作權保護期。第二,中文在線公司提交的在案證據中,證據1-3、7、17為中文在線公司經營的“17K小說網”介紹及報道等證據,上述證據能夠體現中文在線公司及其經營的“17K小說網”具有一定知名度;證據14、18、19為小說《巫頌》作者劉煒(筆名血紅)的介紹及報道,其中眾多介紹及報道提及其代表作為《巫頌》;證據4、6、12、15、16、22顯示小說《巫頌》在“17K小說網”、翻閱小說、QQ閱讀等網絡平臺刊載及實體書出版情況,能夠體現小說《巫頌》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傳播范圍較廣;證據13、20國家圖書館搜索“巫頌”檢索10篇文獻及證據5百度貼吧截圖及證據19中國作家網、人民網關于作者劉煒及小說《巫頌》的介紹和報道若干篇,能夠體現小說《巫頌》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進行了持續宣傳;證據23體現小說《巫頌》受保護的情況。綜合在案證據可知,中文在線公司及作者劉煒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對小說《巫頌》進行了一定的傳播及宣傳報道,可以證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注冊前小說《巫頌》已具有一定的影響。第三,訴爭商標與小說《巫頌》作品名稱完全相同,其作為商標使用在“電視文娛節目、戲劇制作、攝影”等服務上,容易使相關公眾已將“巫頌”二字與小說《巫頌》及中文在線公司聯系在一起,誤以為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已經過作品的著作權人許可或者與著作權人之間存在特定聯系。最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人的主觀意圖對于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損害他人在先權利”的認定具有實質影響。結合證據12大神時代公司意圖將訴爭商標以1800萬元高價轉讓給中文在線公司的微信截圖等證據,可以認定大神時代公司申請注冊訴爭商標具有攀附小說《巫頌》作品名稱知名度的主觀惡意。綜合在案證據,可以證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小說《巫頌》的作品名稱具有一定知名度,相關公眾易于將使用該作品名稱的商品或者服務與該作品的著作權人聯系在一起,進而容易誤以為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已經過作品的著作權人許可或者該商標與著作權人之間存在特定聯系。因此,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違反了2013年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規定。

原審判決和被訴裁定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部分有誤,應當予以糾正。中文在線公司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且足以導致對原審判決及被訴裁定的改判,故本院對其上訴請求予以支持。國家知識產權局應當在本院認定的基礎上重新作出裁定。鑒于本案系在考慮中文在線公司在訴訟中補充證據的基礎上作出的改判,故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均應由中文在線公司負擔。

二審裁判結果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20)京73行初4733號行政判決;

二、撤銷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的商評字[2020]第23044號《關于第26864967號“巫頌”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

三、國家知識產權局就中文在線數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針對第26864967號“巫頌”商標所提無效宣告申請重新作出裁定。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一百元,均由中文在線數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負擔(均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二〇二一年五月十一日

 

如果您有商標注冊/專利申請等知識產權服務的需求,歡迎聯系我們凱信正達知識產權,我們將安排專業知識產權顧問為您服務。為您的專利給出專業的專利申請方案以及建議。專業顧問電話:18588002998劉生

為什么選擇凱信正達知識產權申請專利?凱信優勢

  • 高效 ?快速響應客戶需求,一對一專業服務。
  • 專業? 國內早一批涉外知識產權代理機構,在知識產權代理服務方面有著十多年的經驗,擁有自己的律師團隊
  • 嚴謹? 專利代理人、部門經理、督導、專利律師團隊層層把關。
  • 我司業務范圍覆蓋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給予客戶高效快捷的服務。
  • 從商標檢索到注冊完成全程有專業工作人員跟進處理。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麻豆_国产成人凹凸视频在线观看_av无码东京热最新版下_色偷偷激情日本亚洲一区二区
<u id="6wiro"></u>

<u id="6wiro"><sub id="6wiro"></sub></u>

<u id="6wiro"><sub id="6wiro"></sub></u>